二十年….

August 26, 2010
    明天是爷爷去世二十年纪念日….

    时光飞逝,我还记得他走的时候我才初中一。我还依稀记得我见他的最后一次是周末,那是 姑妈带我到同善医院去看到病卧在床上的爷爷。隔天放学回到宿舍,播音室传来了“文佩婷同学请到播音室来,有家长找你”,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播音,因为我是外坡生,根本不可能有家长会找我!到了宿舍底层,见到姑妈和姑丈一脸愁容,他们捎来了爷爷去世的坏消息,我实在难以接受! 
    爷爷,永在怀念中….

噩梦

August 23, 2010
    昨晚作了一个噩梦…
    梦醒时分,我还依稀记得那个梦…
    那只是一个梦,是不会发生的….

六个月….

August 3, 2010
    光阴似箭,昨天是外公世去世六个月的纪念日,我没有特地去记这个日子,只是很自然的看到日历而想起了这个日子。我没有打电话给任何人亲人提起这个没有人要记念和记起的日子, 尤其是小姨,她的精神负担很重,最近还有点儿神经质,我不想加重她的负担!

    这两个星期时间没有为任何人而停留,扰扰攘攘的日子过得特别快!上个星期我只能用chaotic 来形容。J的来电不断,而我每次看到她的来电显示我都分外担心,怕电话的那边厢会捎来不好的消息。短短的一天内,我往医院跑了两趟,生平第一次传召了ambulance, 飞车….. 
    希望一切都会过去的…. 我会把外婆照顾好的,可以不要那么快把她 带走吗?快乐的日子可以不要那么短暂吗 ??